官方:全国已有7901万多名共产党员捐款82.6亿元
来源:官方:全国已有7901万多名共产党员捐款82.6亿元发稿时间:2020-03-30 10:53:35


和中国人一样,意大利人的家庭观念很强,每周举行一次家庭聚会是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但从传统文化来看,在意大利,结婚后子女与老人同住的情况非常少,随着人口进一步老龄化,出现很多独居老人,子女探望的时间也逐渐减少。更多的意大利老年人是与聘请的护工一起生活,或者选择养老院养老。

巴西卫生部长曼德塔当地时间28日再次向公众强调实施“社会隔离”的重要性。第二天,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又一次走上街头,和支持者以及还在继续营业的商家握手、拍照。本月,陪同博索纳罗一同访美的多名官员确诊新冠肺炎,博索纳罗两次测试后均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宣布结果为阴性。

意大利的人口老龄化程度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日本,男性平均寿命为81岁,女性为85岁,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数的23%。根据意大利卫生部6日发布的数据,意新冠病毒感染者平均死亡年龄为81岁。

尽管如此,在医院里,老人拉着护士的手说他们不想死,医生护士还是不得不含泪拔掉他们的插管,任凭这些老人在绝望与挣扎中死去。对于如此惨景,意大利很多人称“这是一代老年人的逝去”,还有部分人称之为新冠病毒的“老人清除计划”。

美国卫生保健协会负责人曾称,新冠病毒是老年人的“完美杀人机器”,因为华盛顿州的养老院透露,那里的老人在首次出现症状几小时后就去世了。这暴露出美国很多养老院的医疗条件之差。

相较在中国,无论几个月的婴儿还是103岁的老人都被一视同仁对待,意大利需要面对现实,做出取舍。但就记者的亲身体验来说,意政府无论口头还是行动上都没有彻底放弃老人,直升机在全国范围内转移重症患者,调配病床存量,在伦巴第大区,医院仍在开辟新的重症病床。

日本政府及社会各界向老年人发出呼吁,要求积极预防疫情。3月5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向老年人介护机构、残障人士护理机构和保育所等设施,一次性投放2200只可以反复洗涤和使用的口罩。大阪府政府则给每位老人发放三只布制口罩。为切断传染路径,许多设施采取禁止入居老人与外部人员会面的紧急举措,并且对设施内进行每天3次消毒。为消除家属的担心和顾虑,这些介护设施通过传递照片和信件的方式帮助入居老人和家人保持联系。

西班牙社会以尊老敬老闻名,但眼下的境况对它来说很艰难。“一片混乱,无论是医护还是卫生官员都束手无策,官员最头痛的问题是毫无经验可言。”当地自由撰稿人兼时政评论员费尔南德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让老人先走,让年轻人活着”的理论现在无法做出谁对谁错的结论,等疫情结束,再请专家在法理、伦理、病理上去争出个结果吧。

旨在保护老年人权利并改善其生活质量的“意大利老年人协会”,针对65岁以上的老年人群体编制了一本手册,为他们提供健康提醒、预防知识、防诈骗、识别假信息等多种帮助。由于死亡率最高的群体是老年人,养老院等机构也限制访客到访,避免造成集体感染。意大利紧急出台的法律中还规定疑似病例患者违反隔离规定擅自外出,致老年人或其他高危群体感染,导致被感染者病危或死亡,将因涉嫌故意谋杀被起诉并判刑。

疫情蔓延,老年人的命运在超级大国美国竟也成为话题。23日,69岁的得州副州长帕特里克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竟称“国家经济比老年人生命更重要”,引来不少美国网友挞伐:“我们为什么生活在用金钱去衡量生命价值的社会?”“帕特里克愿意为拯救资本主义而死。我不是。我已准备好让资本主义消亡。”